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人人都有颗导演的心。(原创)  

2010-08-15 23:09:0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人都有颗导演的心。(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1.
       马尔山的东边是一面海,你站在海边望去一马平川、安静至极。此时如有一淘气的孩童丢下一粒石子,我想那将会惊动了昏睡的海神。顺着海平面抬头远观,你会发现在中央偏左的地方有一片原始森林,亭亭玉立在一个小岛上,整体看起来像一个生日蛋糕。
       我和几个同伴已经在马尔山脚下停留了一周之久,这段时间也算是开了眼界,见识了许多重来都没有机会相遇的草本植物。它们个个形态各异,彰显着自己的个性。我的速写本,也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正面背面没有一处下笔的空隙了。来时带来的相机,两张内存卡也完全硕果累累。这次可让我们彻头彻尾的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常常失眠,为了怎么能去这个叫做菩提岛的地方而烦心。虽然我的心一直好奇不已,但是老乡们却没有任何兴趣和我们谈及关于小岛的一点点事迹,更没有人愿意载着我们去那个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小岛。
       可能是上天起了怜悯之心,终于在一天夜里我再次睡不着,蹲在老乡的院子里一边听近处的一只蛐蛐在唱歌,一边抽着闷烟发愁。心里的这个疙瘩让我不时的往海平面上望去,也不知道是多少次抬头后,我发现在离岸边不远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处微弱的亮光,正在向菩提岛的方向缓缓移动。
       我像发疯了似的,拼命从小路往海边跑。当我大汗淋漓的站在海边喘着粗气,看到一艘刚刚驶出几十米远的小船正往前面划动。在我大声的叫喊下,船调头往我的方向来了。
       划船的是一位老头,面容慈祥。船停在岸边后问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我不假思索的说:我想到那个小岛上。   
       老头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寻思了片刻,对着我点了点头。我激动不已,一个箭步跳上了船。不是老头拉我,估计我在船头上晃悠两下直接掉海里去了。更说不定成了哪位鲨鱼大哥的下酒菜了也有可能。
       船调头开始前行,我突然想起老乡家的同伴们。正准备问老头,我还有几个同伴,是否可以同行?老头却先开口了:你进船舱里坐吧!外面海风吹着凉。
       我张了张嘴,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咽了下去。
       船在安静的夜里静静地向前方行驶着,我钻进了狭窄的船舱。发现船舱里面还有一位老妪,我想应该是老头的老伴。
       2.
       我刚坐在船舱的一侧,老人便问我:怎么想起来到菩提岛?
       我告诉老人:我正在创作一个关于小岛的故事。我把这件事情和我的一个好朋友说完,他说在他叔曾经当过兵的马尔山海域里,有一个与我嘴里描述的很相似的小岛。然后我通过电话询问了他叔去这里的具体路线,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我好给自己的出行做一个细致的安排。
       就这样,路上我们慢慢的打开了话匣子,攀谈中才得知这两位老人是一对兄妹。
       在很多年以前,他们的父母生活在云南边境的一个叫做尼多拉的小镇上。在他们父母结婚后的第一个月,父亲就成天不回家。即使偶尔回来,也是跟着日出一起进入家门。
       那时,年轻的父亲被赌博占据了整个世界,常常回来把母亲打的遍体鳞伤,讨要母亲的私房钱。一年以后,父亲输掉了房子,赌徒们逼着搬家。父亲跪着哀求,希望再给一晚上的时间,让他们去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晚上,母亲在家收拾行李,父亲在外面找房子。可是很遗憾,母亲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外出归来的父亲却垂头丧气的回来,蹲在地上抽起了闷烟。突然父亲想起来爷爷在临死时曾说过,在门外的花池里,埋有爷爷当年在考古队里留下的遗物。
       父亲匆忙出屋,拿起院子里的一把铲刀,开始刨花池里的土。土渐渐地少了,露出一个包袱。打开后,里面只有一本日记和几片红色的葡萄标本。
       日记中写道,在一个名为菩提岛的地方,有一片拳头大的葡萄林,那里环境恬静,是人间难得的仙境。可是当年爷爷放不下家里的奶奶和自己的孩子们,就随着大家又一起回到了尼多拉小镇。
       父亲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和母亲一起到这个叫做菩提岛的地方。这样既可以圆了老人的梦想,又可以让自己换个新的环境生活。
       那个夜,一对结婚不到两年的小夫妻,踏上了远征的路途。
       半个月后他们来到菩提岛,开田挖地,从此过着田园般的生活。后来就有了和我同船的两位老人,一个哥哥,一个妹妹。
       3.
       成年后的他们,开始对外面的世界产生好奇。希望有一天可以到小岛以外的天下,寻找更美好的日子。可是父亲一直不同意他们的这个想法,一度阻拦他们出行。兄妹俩多次偷偷地离开小岛,都被父亲像抓小鸡一样抓回来。母亲多次劝说父亲,但是都无济于事。就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父亲到林子里给多病的母亲采药,不慎被雷连树带人劈成乌黑的一块。
       他们把父亲埋在了小岛上父母亲手建造起来的一座天然的庙宇里面,并给庙宇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郭通缘。
       父亲离开以后,岛上的孤独和寂寞,让他们再也无法忍受。于是他们抛下了多病的母亲,乘着小船离开了生他们养他们的菩提岛。
       兄妹俩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了江南的吴县,妹妹嫁给了吴县的一户大户人家,哥哥在妹夫家里打了几年下手,也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外面的花花世界,让他们彻底的忘记了小岛上的家乡。
       多年以后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子女,过着和睦安详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妹妹的老公因为做生意得罪了人,在一天夜里接到一个电话,出去后就整晚未归。早晨清洁队发现他家巷子口有一个没有头的尸体,经过确认,正是她一夜未归的老公。
       人常说:祸不单行。
       这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老公刚离开的第三天,宝贝儿子也被绑架了。需要她准备100万元赎人,结果她报了警,儿子被罪犯撕了票。
       哥哥知道此事后,从邻县急忙往过来赶。在一个丁字路口出了车祸,一家四口,除了他自己以外,妻子和两个女儿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他一手缔造起来的家。
       人生无常,妹妹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找了一位大仙,帮自己看看人生,看看命。大仙告诉她,在他们的主坟里埋了镇物,导致他们今生与幸福无缘。这里所谓的镇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蛊惑。
       这个精彩的世界,虽然给他们留下了短暂而美好的回忆,但是就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在悲痛欲绝的时候,兄妹俩想起了家,想起了父亲的阻拦,和离开家时母亲的眼泪。
       4. 
       可是就这么离开,他们又有些不甘心。于是决定换个地方换个心情重新开始。
       听当地的老乡们说,在温州做生意可以挣大钱,他们就去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兄妹俩相依为命,把小商品做出了大模样。可是天公偏偏不作美,就在两个月前,他们的工厂失火,一夜之间许多年的辛勤汗水转眼变成了过眼云烟。
       失败了,我们可以重头再来。但是对于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已经不再有这样的精力。
       他们决定离开,离开这个曾经让他们好奇,如今让他们迷失的花花世界。回到那个年少时让他们孤独寂寞,年老时让他们期盼想念的家乡。
       他们走了,离开了他们熟悉而陌生的城市。经过了数月的奔波,回到了马尔山的脚下。而我在这里一直等着可以载我上岛的船,终于在此时靠岸了。
       我们一路聊着,一路听着船桨和水亲密接触的声音。在闻到一股扑鼻的葡萄香时,外面划船的郭老告诉我和他的妹妹:到了。
       月光下,那种暗红色的调子里,每一颗葡萄都显得光彩夺目。一颗颗如拳头般大的葡萄,伴随着微风轻轻地舞蹈。弯弯曲曲的小路,在我们的脚前一点点浮现,再一点点消失。走了好远,天也渐渐地亮了起来,我们来到了一片酸刺前面。
       此时,郭老拉动一旁的一缕树绳,面前的酸刺瞬间向两边移开,出现了一条路。我跟着这兄妹俩向里走去,慢慢的发现了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大约走了有十多分钟,来到了一个土洞中。四周的墙壁是用石头打造出来的,看起来坚硬无比。
       郭老把疲惫不堪的我带到一旁的一个小洞中,告诉我这是他曾经的房间,我暂时先在里面休息下。连着数日的失眠,让我躺在茅草铺着的床垫上睡的和死人一样熟。
       睡梦中郭老的妹妹喊我醒来,让我起来喝碗水和吃一些岛上的干果,以及葡萄。我一边吃,一边听她告诉我,晚上他们要去岛上的天然庙宇中看看已故的父母,并且把蛊惑破解。
       我一听来劲了,决定和他们一同前往。他们给我看了他们母亲刻在墙壁上的遗书。大致的意思是说,为了让他们可以再次回到小岛上,母亲在郭通缘里埋下了镇物,诅咒他们兄妹俩一生遭遇挫折,然后随父亲而去。
       5.
       晚上小风阵阵,我们一行三人在丛林中走着,穿过丛林来到一块很大的空地,空地上有一个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郭通缘。我们破门而入,里面横向估计有40多米,纵向10多米。门的正对面是一个两米多高的台子,左右连着墙体的两侧,两边各有两道通风的窗户。台子的上面有好多图腾雕,可能每一个都代表着一种不同的寓意。
       在我犹豫的片刻,郭老已经在台子下点燃了一片篝火。我们商议行动的计划,郭老和我负责在这个40多米的台子上,一根一根的找埋有蛊惑的坑。郭老的妹妹负责找一些干木材,保证篝火不能灭。
       分工明确,我们就开始行动。郭老的妹妹去附近找木头,我和郭老两个人开始一个一个挖,挖开后没有再埋住。就在我们触动到倒数第8个树根的时候,情况出现了。我的脚被台子上的野草缠住,我一使劲草就向有人控制一般变得越紧。郭老给我扔过来一把藏刀,我刚砍断几根讨厌的野草。庙外顿时开始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雨越下越大,不知名的绳子蛇从地上和窗口处向着台子爬来,有的甚至是像箭一样射了过来。我在慌乱中拿着刀乱砍,郭老一边自己应付着,一边告诉我要镇定。
       此时郭老的妹妹给我们扔过来两只火棍,我开始又砍又烧,可是绳子蛇的数量只见多不见少。眼看着杯水车薪,郭老冲我喊,让我赶快跑。
       我们跑出郭通缘,郭老和妹妹到处扔火把。整个木结构的郭通缘燃烧了起来,雨渐渐越来越小,火越来越大。燃烧了一个晚上,天渐渐的亮了,一切都成了灰烬。     
       找到了蛊惑,是一个黑色的罐子里,用木头雕刻的一男一女两个木头小人,小人上扎了五彩银针,头上贴有诅咒符。
       郭老把罐子打碎,把两个小人扔在了残留的火堆中。然后我们一起给他们的父母,重新建筑了一座空坟。
       岛上的葡萄香让我迷恋,但是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更不会有我的亲人。
       郭老把我送到了马尔山脚下,划着小船缓缓离去。我站在岸边,仿佛看到在淡淡地水雾中,儿时的郭老划着船经过一片葡萄林,坐在船头上的妹妹说:哥,你看葡萄红了。
       6.
       我坐在回家的轮渡上,一直回忆着岛上的点点滴滴。那里与世无争,没有名利和铜臭味。虽然郭老和妹妹曾经来过外面的世界,但是他们没有像其他的人一样,在一个工厂里一干就是一辈子,过着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生活。
       同伴们喊我到餐厅里吃午饭,我一边答应一边走过去。来到餐厅,一个13岁的小女孩,被一群人围着。正在给大家讲她画的漫画。我走过去凑个热闹,一张张精美的画作,让我感到惊讶。便问小女孩:这些都是你自己画的吗?
       小女孩点点头说:中国的动漫不都是这样吗?抄点日本的,抄点欧美的,不就是自己的了。
       我说:叔叔也是做动漫这个行业的,也没有听说抄点别人的就可以成为自己的这种说法。
       小女孩用很鄙视的眼光看了看我说:中国的动漫我就不想说了,我经常找出你们这些叔叔阿姨的好多毛病,但是日本那个宫崎骏爷爷的作品,我就找不出毛病来。
       我好奇的问:那你将来的理想是什么呢?
       她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就是做中国的宫崎骏。
       我拍拍她的小脑瓜笑了笑,转身到一边吃饭去了。我想也许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成为导演的心,虽然刚才这个小女孩并不知道宫崎骏先生是一位导演,并不是一位漫画大师。但是在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担任着自己的导演,导演着自己的人生。
       日本媒体上报道,中国江西财经大学的一名学生魏曦铭,为了给家乡的留守儿童们拍一部电影,历经了种种磨难和艰辛,拍出了一部叫做《城市候鸟》的电影。
       佛说:十二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刹那无限。我们的人生需要瞬间的永恒。
       也许你的瞬间遐想,就是你的下一个人生。我想人生就是这样,你的心有多大,你的人生就有多远。
       你愿意导演一场误会,你的人生就充满误会。你愿意导演一段婚外情,你的人生将会出现多次离婚。你愿意杀人放火,你的生命也就只剩下了来生。你愿意缘定终生,你的幸福将伴随自己一生。
       只要,你愿意。
  评论这张
 
阅读(24790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