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失恋根号二。(原创)  

2009-07-04 18:22:17|  分类: 曾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恋根号二。(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的黑色的夜,落叶在微风中舞蹈。羽泉的《冷酷到底》在随身听中不断的狂吼。她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哭了,在泪水中告别了我的初恋,从此走上了单身的岁月。
       记得那天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摔坏了伴随了我三年的随身听。烧掉了她写给我的49封情书,还骂了阿晶。
       次日,我有点头疼。没有上课,在寝室里睡了一上午。下午出去散步,去了大操场,去了图书馆。总是感到少了些什么,连抽烟都觉得不是味道。
       冬天,踏着雪上无数的脚印,我来到图书馆还书。当我发现书架的对面还有一双眼睛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她。她在与我微笑,我也还给她一个羞涩的笑。
       不久我又遇到了她。那是在永艺网吧,她在上网。我一直都站在她的身后,她似乎没有察觉我的存在。还是一边聊天一边吃着薯条。也就在那天我知道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blue shoes。
       她有一头让我着迷的秀发,还有一双长着浓浓睫毛的眼睛,同时也拥有许多女孩子都嫉妒的身材。她的嗓音带有磁性,也有一点沙哑,听起来很好听。
       我并没有去追她,她也并不会来找我。因为我们之间保持着一段距离。只是见了面不会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去,而是交换一个微笑。
       后来,时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网吧,一起去大操场。慢慢地我们之间不存在了距离,但不知为什么后来又变的有点默契,相遇又变成了微笑。
       那天下着雨,她顶着一把透明的雨伞找我。可是雨还是打湿了她的裤角和那双白色的鞋。门开了,她立在门外。我有点受宠若惊,一时说不上话来。慢慢地挤出几个字:“blue shoes,你——你找谁?”
       “我找你。怎么?没空?”她有点莫名其妙的问。因为当时寝室里只有我自己,而她也不认识我的其他同学。
       “喔!有——有,原来你找我。”
       她笑了,拉着我的手走出寝室。她的手很凉,也很滑。她把我拉到她的家,家里有很多她的同学。我都不认识。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才发现放在桌面上的许多五彩缤纷的礼物。我又看了一眼人群,蓦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对,是阿晶。我不由的喊了出来,像一位住在异地的人,猛然遇到一位说家乡话的人一样,有一点激动。
       阿晶是我的朋友,以往与我很好。然而由于我走进了坏孩子的行列,他远离了我。
       这个周末,她又来找我。寝室里还是我一个人。我拿了一件衣服,与她并肩走进了溜冰场,要了两双溜冰鞋。她仿佛不会滑,总是往我的身上靠,弄得我有点手足无措。
       在回去的路上,天很冷,刮着风。我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在丁字路我们分开了。她打了的,不许我送,自己走了。我点了一支烟,向学校走去。
       回到寝室,还是没有人。我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想了许多。然后丢了烟,沉沉地睡去。睡梦中听到开门的声音,我意识到他们回来了。我翻了一个身,便又睡着了。
       旦日,下了晚自修。我去图书馆。这也是我第一次主动找她。当我迈进门的第一步就看到了她,她正在浏览一本叫做《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的书刊。我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告诉她明天“大皇家”见,就走了。
       第二天,我早早就去了“大皇家”,没有想到她比我还早。我要了一杯葡萄汁,她说她喝柠檬七。然后沉默了许久,她说:“快高三了,有什么打算?”
       “没有。”
       “什么?你连起码的理想都没有。”她吃惊的问。
       “恩,有。”
       “什么?”她露出了甜甜的笑。
       “那就是与你在一起呀!”我微笑的说。
       烛光下不难看到她那泛起红晕的脸。她有点生气的说:“你说什么呢?”
       “难道你不爱我,可是我爱你呀!”我的声音很大,甚至整个“大皇家”的人都能听见。人们都在用异样地眼神看着我俩。她哭了,哭的很低,也很美。后来说什么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回家的时候,她还和我赌气不肯理我。
       情人节那天我送了她一支玫瑰和几块巧克力,她终于肯与我说话了。我们去了“德克士”,要过饮品后我先开口向她道了歉。她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味的笑。她说她笑我很傻,然后我们一起大笑。她说:“难道我们不能谈一谈文学吗?”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我看着她的眼睛,那双毛茸茸的眼睛里有一个人,是我。我笑了,我偷偷地笑了。她问我笑什么。我说:“笑你的眼中有个我。”
       “什么呀!”她象征性地捶了我几下。这次我送了她,我一直看她上了楼我才回去。
       美好的时光像针尖上的一滴水流入大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天我准备回家,在车站等车。“司迪尔......”第六感觉告诉我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我回过头去向人流中瞅了瞅,看到一个女孩子向我跑来,是blue shoes。
       她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没有说话,只给了我一封信就跑了。看样子好像很伤心。我轻轻地蹲在车站的一角,吮吸着这封信,流下了为爱流的第一滴泪。信上说她要走了,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去那里读她的高三,寻找她的未来,寻找她的憧憬。就此分手吧!她还说永远不会忘记我这个男性朋友,她会为我祝福的。
       我拭去了脸上的泪,决定回学校。回到寝室,兄弟们都在秉烛熬夜。我说:“兄弟们,今天我请客。”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一个个摆手说不。没有办法,我只好去找阿晶。我们买了酒,去了树林。踩着厚厚的落叶,风在脸上乱吹。羽泉的《冷酷到底》在狂风中怒吼着。我哭了,我告诉阿晶她走了。阿晶没有说话,只是喝酒。我夺过他的酒瓶骂了他,他说他知道。
       其实阿晶和我一样,都爱着blue shoes。
                           
                                                                                                           王壹于1999年驰。

  评论这张
 
阅读(21791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