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天亮了,又有什么关系?(原创)  

2009-05-19 05:30:5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亮了,又有什么关系?(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1.
       午夜,是个多么安静的世界。没有喧闹,没有动静,只有小虫的鼻息。
       我静静地坐在房间,看着自己曾经写过的日记,以及那些差一点就被我忽略的老照片。那些熟悉的,却渐渐陌生的脸,一张张在我的眼里逝去。
       此时灯正在望着我,奇怪怎么还不让它休息。而我这落寞的背影,却依旧是那么有精力,尽想冲向九霄蓝天。
       一些年,一些事已经过去了。时间是可以摸去你的伤疤,却永远难以忘却记忆。
       今天朋友问我第一次看电影是什么感觉?说实话我真还没有想过,可能麻木的日子,已经让我习惯了这种凌乱。
       我是从小在农村里面长大的,全村子只有不到一百户人家。每天到了天黑下来的时候,几乎我的整个世界跟随着夕阳一起沉静了。外公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机,里面只可以收到中央一台和县电视台的频道。不过看电视,几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外公怕月底的电费昂贵,每天在新闻联播结束以后,电视节目也就被外公给结束了。
       小学毕业去乡里读书,第一次看到牙刷,感到非常的好奇。活了那么些年,居然不知道牙也是需要清洗的。乡里的中学很大,同学们都说操场过去是一片坟地。甚至有人传说,在晚上过了八点以后,操场上树杈间会有“灯笼鬼”。也就是一个红色的球状物体在空中飘动,科学家说是骨头和磷起的化学反应。
       一天晚上下了自习,大家一起回宿舍。看到在离宿舍不远的小树林里,有一个红红的小点在发光。有几个胆大的同学就说要过去看看,胆小的先拿上我们的书包回宿舍。越来越近了,看到那个红色的小点忽明忽暗。在我们大家还傻傻观望时,老李突然丢了一颗小石子过去。
       然后我们发现,那个红色的小点向右移了一些。大炮也丢了一颗石子过去,那个红点又向右移了一些。于是大家都向那个红点所在的地方扔石子,那个红点就开始飘忽不定的乱动。
       当大家正热火朝天的扔着手中的石子时,大兴哭着从红点所在的地方站起来,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在提裤子。原来大兴在小树林里方便,我们看到的红点正是他手中的烟头。因为偷偷抽烟,大兴怕被老师发现一直也不敢出声。后来他自己告诉我们,怕再不站起来,头上就都是大包了。

       2.
       刚去大城市求学的时候,被眼前的世界震惊了。从来都没有想过,还有比我们乡大的地方。
       那时候特别听老师的话,老师就是一切。每次周末的大扫除,别人都不想打扫厕所,我和建功都是争着打扫。我们两个都是从农村里面来的,没有华丽的衣服,没有自己的零食。当时想只有积极劳动,老师和同学们才会看的起我们。
       当宿舍里有沐浴液和护发素出现的时候,我和建功都感到好奇。这些城市里的孩子,怎么用女人的用品啊!因为那时候我们那边都用肥皂洗,头发洗了以后不需要定型,直接就是硬的。后来建功在下一个月初,他老爸送钱过来的那几天,自己出去悄悄地买了一瓶小的。虽然后来才知道,那瓶是冒牌货。不过我们用了好久,感觉已经比肥皂好很多了。
       在村子里,大家最好也顶多是用到香皂。记得有人把李白的赠汪伦改编为:李白河里在洗澡,汪伦赶忙送肥皂。李白河里大声叫,肥皂没有香皂好。
       同年,我也第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活动——去电影院看张艺谋老师的《一个都不能少》。
       看完以后,一直兴奋了一周。那么大的屏幕,从来没有见过。只知道外公家里的那个小电视,还是一个奢侈品。都坏的不能拿手按了,想关掉电视或者更换那仅有的两个频道,都得用筷子捅。
       电影里的画面,电影里面的环境,都是非常贴近我的生活的。一些城市里的孩子在下面议论,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穷的地方。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想冲上去砍他们。他们每天活在时代的节拍中,不愁吃不愁穿,家长为他们准备好了一切。他们怎么能看到这个世界里的贫穷,怎么能明白那些被生活埋没的人群,心里面的痛楚。
       可是我仅仅是想了想,并没有去动手。我不敢,因为我怕把人打伤了,没有钱给人家看病。那么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幻想。在村子里,我在夜里坐在窗户前看着月亮,幻想天上的神仙。到了乡中学,开始幻想老师能给我一次赞扬。不要因为我衣裳的寒酸,而把我遗忘在角落。
       也是在那一年,建功回家了,再没有读书。
       一个下午,建功和几个孩子玩。其中一个孩子拿起一根棍子在挥舞,一不小心打在建功的脸面上。上面有一颗钉子,挂在了眼睛里面,瞬间建功的眼睛变的瘪瘪的。当我们把他送到市三二医院的时候,医生摇摇头说:看北京的医院还有没有办法医治?
       建功的爸爸拿了人家陪的两万块钱,带着建功回家了。不过也真没有办法,人家那个孩子的爸爸是个办公室主任,听说连毛主席的钱也敢偷着花。

       3.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去了另一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的一个美术班里求学。里面的学生都很优秀,他们的画是那么的美,像少女胸前的红肚兜。画室里面有十大高手,听说他们未来都要去中央美术学院,甚至是国外的那些大师的画室里学习。
       而我一个穷孩子,也只能混在里面,浪迹天涯。记得有个同学很壮,很结实。他的画都是受到大家的追捧,人气也是那么的高。
       只是听同学们说,他每年去北京考试,却每年落榜而归。
       在画室呆了将近两年,我去了其它地方。而那些高手们还是在画室里坚持着,坚持着他们的艺术梦。尤其那个很结实的,叫做二跳的同学给我记忆犹新。
       一转眼,八年过去了。八年可以解放一个国家,也可以让人家徒四壁。
       06年我到北京求学,一个好朋友告诉我,二跳还在参加高考。现在成为了我朋友的学生,做人还是那么自我,不知道天高地厚。
       在中央美术学院旁边,花家地小区里租了一间不到八平方米的屋子。每天都是没日没夜的画画,为了梦中的那片橄榄绿。冬天的北方是干冷干冷的,大街上可以冻死人。二跳的屋子里没有暖气,仅仅为了省下一些钱多考一年。
       每一个孤独的夜里,他都是把身子蜷缩成一团,和天气挣扎着睡去。
       结果如今已经是2009年了,他还是没有考中。
       高考就是一场噩梦,让二跳体无完肤。也许人就不能对生活太认真,那样容易失去自己。更何况人活着,要后悔的事情有太多,也没有必要太在意一件两件。
       当我去祈求神帮我办一件事情的时候,神却不在家。神在天庭里面加班,神怕失去自己的工作。
       原来连神仙也需要去改造,也需要看别人的眼色。那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又会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二跳最终放弃了高考,去工作了。可是自己会的,只是那些应付考学的东东。为了生活,二跳去了工地。月薪都不够他喝酒,却累的要死要活的。
       过年了,二跳带着所有的失望回到家。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儿子,你的梦想就是爹的梦想!
       二跳哭了,哭的撕心裂肺。他有了工作,却失去了人生的梦想。他有了家,却失去了真正的爱情。他有了牵挂,却没有了钱。他有了一身的病,却没有钱去看病。
       二跳后悔从前的自己太过自我,太过不了解生活。如果他成功了,我们为他高兴。可是他失败了,他再也不敢向过去那样无畏下去了。那样不顾别人的看法,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为了自己的梦想,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他忘记了父母的期望,忘记了那白发苍苍的亲爹亲娘。

       4.
       生活把我慢慢改变,不管我躲避在哪个角落。
       过去我特别喜欢听重金属类的摇滚音乐,感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呐喊。现在我渐渐地迷上了节奏慢的摇滚音乐,而我那些还在为了艺术拼命的朋友们,却依旧生活的那么痛苦。
       我们不能把生活和理想放在一起,那样容易让人走到边缘。
       生活中,我们要生存,你是什么角色都不重要。但是你需要解决饥饿的肚子,需要看尽那些有钱的人吃吃喝喝。
       理想,我们也要记得。把每一分闲着的时间,用来实现自己辉煌的哪一天。
       朋友说:人家的父母拼搏了,为孩子争来了现在的一切。所以人家的现在不需要奋斗,只要坐吃山空就好了。
       可是我们呢?我们需要去拼搏,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以后的家庭和爱人。让我们的下一代,不需要大学毕业了,和现在的我们一样活的这么辛苦。为了吃为了穿,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一定要奋斗,一定要让生活向我们低头。
       现在我们享福了,现在我们过的知足了。我们的孩子就要在大学毕业以后,吃我们留下的苦,受我们没有受的罪。
       我翻看着老照片,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些至今为了到一次县城,依旧要早晨等村里的拖拉机的人们。
       小鸟又开始叫了,像每一个起来奔波的人一样。
       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天空露出来鱼肚白。
       只是天亮不亮,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每天只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把梦想笼罩在阳光里。树木开始绿了,又到了夏天,怎么和去年一样。打发着时光,浪费着生命。
       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无奈的生活,糟粕的世界。

        5.
       我仿佛睡着了......
       在自己的梦中画下一个圈。谁都可以路过,谁都可以进来,只有上帝不能。没有错,这里是上帝禁区。
       慢慢地,我游荡在早晨的街市。看着生活的冷嘲热讽,看着路人的横眉冷对。
       我的枪上了膛,瞄准未来射了过去,我吓死了。
       我的天,再没有亮。

  评论这张
 
阅读(4003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