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火车,你快出轨!(原创)  

2009-12-21 22:54: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你快出轨!(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呼啸的火车头带着我从南向北,寒风穿透我的骨髓,刺透我的心灵。我的眼泪随风摇摆。天干巴巴的,没有一点雨水。我带着疲惫,载着失败,望着那遥远的幸福,向北逃一样的奔驰。站台上的兄弟们,手在不断挥舞。我不敢回头,一股劲往人群里面钻。我怕,我怕他们看到我的泪光,与他们的依依不舍相撞。
       车上人满为患,我透过众人的目光,悄悄地蹲在阴暗的角落。车内光明四射,我的心如死灰一般沉寂。在生存面前,那理想的彼岸,仅仅是那么一触及碎。我哭的天黑地暗,我的心如针扎。那些我熟悉的人,那些我熟悉的名字,那座我熟悉的城市,在一瞬间离我而去。车晃悠着,仿佛要开往地狱之门。车上的人个个面无表情,如挂在太平间的尸体。我思念着我刚刚离别的兄弟们。和他们说好要一起走出人生的低谷。可是我却没能做到,在大家伸出双手的时候,我悄然离开。
       在现实面前,我居然别无选择。真不配做你们的兄弟,怎么我每次只能这样。请不要原谅我,不要原谅我在现实面前的无能为力。
       简单的行李卷,潮湿的眼睛珠。近处的人,彼此呼吸着彼此的鼻息。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还活着。对面的朋友,告诉我人生的坎坷。在他拼命南下创业的时间里,他的妻子和女儿,在楼里的煤气管道中,结束了美丽的人生。旁边的朋友哭着诉说,诉说着他的乖女,因为男友的背叛,纵身跃下三十九层高楼。
       终于买到了卧铺票,我奋力的挤过人群,躺在下铺却久久难以入睡。想着他们,想着他们和我一样,在一次次选择中离开。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放弃。那些年,我在站台上送他们远去。今天他们和我道别,我消失在站台的人海中,远离了他们。年年失败年年泪,岁岁漂泊岁岁累。
       人生如七八月的天气,漂浮不定。上帝是谁,是否忘记了告知人们,根本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悲惨的人生,和一段一段美满却只能回忆的往事。
       天色渐渐黯淡,火车寻找不到该走的铁道,愤怒着朝向天空飞去。飞向了我们陌生,却都要经历的地狱门。
       地狱门的入口处,铁树林立,四周显得分外空旷。白雾迷漫着尽头,安静的如同一片死海。火车的速度不断在加快,车身摇晃的厉害。人们在无奈中,仿佛聆听着自己不能作主的命运。
       车轨和空气摩擦着,飞溅着金子般的火花。两旁本应该有的零星风景,在飞驰中顿时模糊不堪。呼吸开始变得困难,眼珠不住在翻白,人们被逼忘记了自己曾经的一切。那些美好的童年,那般亲密无间的友谊,那份甜甜于心的温馨。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火车穿入了一股黑雾笼罩的隧道中消失了。
       我们也随之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里面是一个更加陌生的空间。
       我发现周围人们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低头间惊出一身冷汗。我膝盖下的小腿不见了。车开始慢慢在减速。一个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们,如同进监狱般,排着队拿着亡灵的号码牌,有气无力的向外滑动着。车终于停下来,门被打开。这些排着队,忘记自己是谁的人们,滑动着飘了出去。进入地面上摆放的,镶入轨道中的光学笼。十个一伙被复杂纷扰的轨道带走。
       我不想这样,可是我的意识无法控制我的行动。正当我极力让自己放慢,再放慢的走动,还是被一只大手推了一把,摔了个踉跄。回头看到一个身体幽黑圆润的怪人。脸色显红,脑袋很小,和他的身体不成比例。胳膊细长,手掌较大,膝盖以下和我一样空空如也。九尺大的身躯,立在我的面前,让我感到恐惧。他的眼睛只是两颗黑豆,根本无法猜想到他到底在看着我,还是这个混沌的世界。
       我发现我的眼睛逐渐模糊,看到的事物越来越不明显。颜色也单调到只剩下了黑白灰。我走在这无尽的路上,心也空了。怎么突然感到自己飞了起来,伸手一摸是一张张光电网。我知道自己也被装进了先前看到的笼子里,不知将被运往何方。
       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只能这样听天由命。耳边的风声渐渐变小,我的身体跟着无情的笼子下坠。当稳稳地贴在一块平面上时,我估计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瞎子,整个世界变得黑暗,更黑暗。
       感觉中,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村庄,里面的人和我一样,没有名字,只有胸膛上的号码牌。一些房子的后面,出现了一头头人腿猪身的怪兽,慢腾腾没有方向的走着。终于听到了一声远处传来的声音,是一个老太太的。她叨咕着:在一户人家的房子后面,有一个通往地泉的水池,路过的人有看到里面出现过一只黑色的扁鸭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抡起胳膊,就开始打捞这只未曾谋面的扁鸭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事情没有一点进展。就在此刻,随着其中一人的卷拉梯上升,一只黑色皮肤,嘴扁如纸,半边肚皮发白,下身如人一般,却赤裸着的扁鸭兽被捕捞上来。这只体形庞大的怪兽,被人们用铁索把周身系上,拉扯着往前面走。
       我此时是个没有目标,更不会有方向感的人。索性跟着大家向前走着,辗转反侧的又来到一个站台。大家七手八脚的将扁鸭兽弄上火车的车厢,五花大绑,跟着列车员上了这趟不知开往何方的列车,再次踏上了旅程。                      

       车慢慢地开动着,一往无前。走出老远,冲出了所困惑大家的这片迷雾。我们都恢复了常态,看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在一个小站停下来,一些军车把那只扁鸭兽运走,送到就近的科学院研究,并禁止大家拍照。
       我回到天津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四到五年了,都没有感受到这种真正的冬天了。在售票厅转了半天,回北京的车次几乎没有了。唯一的希望是等一辆过路的慢车,估计回去也得大天亮。
       没有任何办法的我,一直在后悔。后悔当初如果坐从深圳回天津的飞机就好了,又快又省事。只是我没有赶上。如果坐广州回北京的和谐号,应该会比现在这个车快好多,就是再差也不会晚点两个半小时。可惜当初我不知道有从广州回北京的和谐号。不过怎么说,反正都回来了。
       于是在天津站前广场转了又转,和两位天津某服装学院的女生一起打了一辆的士,向北京驶去。本来价格可以便宜一点,可是这两位女生一点都没有砍价的意思。而我自己总是觉得挣钱不容易,绝对不能乱花钱。在车上聊了半天,才知道这两位大学生原来是在校兼职做妓女的,到北京胜得西路田园小区里做皮肉生意。之所以不砍价,原来钱是嫖客付,我说怎么两位连我妹的年纪大都没有的小女孩,烟抽的比我还厉害。
       上津京高速的时候,风刮的太猛,车窗户不能开。被她们两位烟抽的,司机连路都看不清楚。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连芙蓉姐姐也要当新娘了。我这个年龄的人,可能已经很难理解眼前的这些真真假假了。
       这次回北京,主要是买房子。我爸感觉不错,一百多平米,格局合理,采光度也挺好,就决定购买。我回来正好办一下相关的手续,再把房子装修一下。估计年前也就这些安排了。
       在银行付款的时候,那么多中国人民的币一下子都进了人家的帐户,我感到很心疼。那可是多少年辛苦挣出来的啊!所以还是好好工作,好好挣钱吧!有钱才是真理。要不一部《蜗居》在荧屏上一火再火。
       本来想让司机送在北京西站的,结果人家只到北京站。在北京站下车,转车到了四通桥我朋友那边,已经是四点。洗完澡,我倒头便睡。
       离开北京也是四到五年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这次给我的感觉可真是一梦四五年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北京。
       前天在西单转地铁上个厕所,还收了我五角钱。我大火,便问工作人员:这是中国的首都北京吗?怎么和宣传里介绍的一点都不一样?
       那位工作人员白了我一眼说:大傻逼!

  评论这张
 
阅读(20485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