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去了,全世界最疼石头的那个人!(原创)  

2008-06-07 04:37:4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了,全世界最疼石头的那个人!(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石头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子,只可惜生在了中国。如果是降临到韩国或者日本,我相信他一定是个出色的偶像派男人。
       这一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深深的体会到了,大院子里面住了那么多孩子,只有石头看起来不是人们说的野孩子。每天都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大家都说他上辈子一定是个女孩子。大家在一起疯的时候,他都是很讲究原则,不是怕自己的衣服弄脏了,就是担心自己的鞋子上面挂些泥土。大人们都说石头是个很懂事的好孩子,尤其是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站在我们的其中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他太文静了,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不像我们都是些欠考虑的主儿,从来没有自己的思想。也许我们太平凡了,总是那么的让别人不在意。
       石头的父亲也是一表人才,记得我们院子里的女孩子都上初中了,理想中的美男子还是石二叔叔。石头的父亲在家里三个兄弟里面排行第二,所以大家习惯性的叫他石二。,石二是我们那里一个工厂里面的工人,一辈子都没有变过,仿佛世界在他那里就突然停止了。石头的母亲不漂亮,甚至是很普通的那种,我至今都不明白石头的父亲为什么就那样的把她爱的死去活来。在石头九岁那年,石头的母亲离开了我们大院,离开了石头,离开了石二。听我母亲说,石头的母亲曾经和她说过,再也不想过这种穷日子了,真的是受够了。而石二这个人,是个外表看起来坚强,内心却无比脆弱的男人。自从石头的母亲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以后,石二再也没有振作过一天。每天都是喝酒睡觉,找不三不四的女人。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石头就很少再那么的干净了,虽然他还是那张很秀气的小脸。有一次家里做粉条,我去借他家的机器,进门以后我大吃一惊,地上从门口开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虽然没有洋酒,但是几乎国内一些普通人品尝的他基本样样不缺。每天喝的连白天和晚上都分的不是很清楚。               
       母亲说石二把工作提前做了一个内退,就是在工厂里面提前退休了。把所有的日子都用来喝酒,大人们都说满院子全是石二的酒味。我那时候总是在想怎么酒味会这么重,等我长大了才知道香水味比酒味还要浓。前几年我外公病危,我回家又见到了石二,他已经不喝酒了,他打趣的和我说,人老了才感觉到生命的可贵。
       石头的母亲走了以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他的笑脸。他每天都穿着他母亲替下来的花格子衣服,坐在大院前面那个自行车车棚里面一个人发呆。大家都感觉他不再是男孩子了,总是给我们粉里粉气的感觉。大炮说,就是一个娘们儿。石头在初中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读书,而是在家里像他父亲的爱人一样操劳着家务。
       要是石二带着野女人回来,他就站在门口等,很晚很晚了还在等。大人们知道以后,都请他到每家每户留宿,只是他常常很客气的拒绝了。不过我家他还是经常去的,有时候一呆就是几天。和我下象棋,我从来没有赢过。因为他说可以一次看到七步棋,而我仅仅知道先吃他一个小兵。以后我都把自己的回忆留在了每一个曾经流浪过的城市。在那里哭过笑过,和朋友们红过脸,也面对了无数次散了的宴席。大院子被推倒了,盖起了板楼。石头全家都住进了新房子,而我家却搬到了别处。石头工作了,在大同一个服装城里面当保安。因为对母亲的憎恨,他一个月换二十几个女朋友。没有办法,他真的是太帅了。
       我在艺校里面求学期间,他去给我送母亲捎来的棉被,学姐都希望我给介绍一下这个很秀气的男孩子。结果我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其中一个学姐被甩了以后,哭着闹着骂我给她牵了这根红线。
       今年回去再见到石头的时候,他显得不再是那么超凡脱俗,连腰都不是很直了。母亲说他的身子骨看起来都快比我这个出了名的瘦子还要虚弱,我唯一和他不同的是还很健康。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基本颓废了,脸蜡黄蜡黄的泛一点绿色,说话低沉的不再是那么朗朗上口。他原来呆的公司倒闭了,现在没有事情做,就在我们大同的一个小煤窑里面下井,一个月可以勉强拿到七百元生活费。去年八月结婚了,媳妇是服装城里面卖鞋的售货员。服装城倒闭了,石头的媳妇也怀孕了,就草草结婚了。上个月孩子刚刚满三个月,就住在石二当初的那一套板楼里面。石二一个人也比较清静,把自己安排在了放杂物的地下室里。
       江湖上有句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石二年轻的时候没有在意自己的身体,光顾了给石头的母亲忏悔了。一辈子真爱了这么一个女人,却被这个女人糟蹋了他的一生。爱来爱去糊涂的爱,爱了一生谁爱谁?听大人们说,石头的母亲又嫁了一个男人,生活的也没有曾经自己想象的那么幸福。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吧!多行不义必自毖。石二和他的结发妻子谁也没有明白,爱情这东西是很美丽,但是绝对不会伟大到可以当饭来吃。石头也没有明白,青春像空气一样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抛弃,并且从来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五一从家里来到深圳,不知道是上火了,还是没有休息好,我的右眼足足跳了半个多月。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面不停的忽上忽下。决定还是给家里挂一个电话,是弟接起来的。我说让爸接电话,他说出去了。我说让妈接电话,他说也出去了。我说那回来以后让二老给我回个电话,弟说估计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了。我大惊失色,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弟没有说话,我着急的说你可不要吓我。弟的哭声终于没有压抑下来,传到了我的耳朵。弟说都去看二舅了,可能二舅没有几天了。我说你再说一遍,弟说妈不让我告诉你,怕你那犟脾气硬是要回来尔后影响了工作。
       我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因为我深深的明白在弟面前自己是一个长辈,不能让一个孩子对自己放心不下。我说不要哭了,男人不能这么没有出息。赶快去做作业吧!然后早点休息。弟恩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我紧接着给母亲打了过去,试探性的问现在您在干什么呢?母亲很轻松的告诉我,在给你爸和弟做饭啊!我说弟呢?写作业呢!
       我说二舅那边是怎么回事?母亲问我给家里打电话了,我说恩。母亲说没事儿,你二舅就是病了你不要多想。我问那石头呢?你表哥每天都在身边守着呢!你不要瞎担心。我说让表哥接一下电话,母亲停顿了一下,还是把电话递给了石头。
       我问二舅怎么了?还没有等我问完,我就可以清晰的听到那边已经哭的淅沥哗啦了。他说你等等,我出去和你说,不要让病人听到。几分钟以后,石头说二舅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我恐怕连今年也过不去了。你说我妈也没了,这下老爷子倒下,我的天也塌了。
       记得他说了好多好多,我都没有听的很清楚。匆忙挂掉了电话,蹲在地上大哭。石二是我的二舅,石头是我的表哥,那个走了的女人是我的舅妈。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天仿佛开了一个口,一只大手揪走了我的二舅。
       今天母亲告诉我二舅走了,当全中国的人们都在幸福的期待这个端午节的到来,我的二舅于六月二日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许他没有感觉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美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活了四十九年。石二一生为了他的女人活着,而他的女人却毁掉了他的一生。这回表哥的媳妇再也不用骂:这个还不死的老家伙了。因为他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个扔杂物的地下室。
       今天我好难过,本来是买了一些五颜六色的粽子回来庆祝的,结果是没有这个心情了。我在超市门口想起来一件事情,我的朋友告诉我:在下雨的时候千万不要带雨伞,那种感觉很浪漫很浪漫,而且特诗情画意。雨越大心情感觉越爽快,这种感觉我都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
       深圳的雨很大,下的我看不到前方。我抬起头看看那黑压压的天空,扔了手中的雨伞,感觉一下这种前所未有的浪漫。雨水穿透了我的衣服,侵蚀了我的皮肤。就是没有找到那种浪漫的感觉,反而有些许的痛快。
       人啊!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像盒子一样的房间吗?人啊!难道就是为了那空虚前面的鱼水之欢吗?人啊!难道就是为了寻找那个路过路过再路过最终大家都一样的结果吗?我不知道。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醉了?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老了?我想知道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我想知道未来是什么?那些无助孤单的夜,那些简单的人们,告诉我让我坚强的理由?
       为何人让人去受罪?为何人让人去流泪?为何人与人去作对?为何人与人去相随?
       我说:石头你不要难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
       石头说:我不难过,就是我的心已经死了。
       我想我非常清楚,我非常明白石头的心情。
       就是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讲出来心坎儿里面才会舒服。
       当你什么都有了,这个世界就变了。当你什么都没有,世界没有变只是你变了。
       雨没完没了的下着,该去的总会去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石头对不起,我还是要告诉你:全世界最疼石头的那个人去了,但是石头要坚强的活下去。
       一定,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179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