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2008年五一劳动节:回家相亲!(原创)  

2008-04-14 19:17:5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五一劳动节:回家相亲!(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一个博友在她的《人生》里这样写到:有的人你看了一辈子,却忽视了一辈子。有的人你看了一眼,却影响你一生。有的人热情地为你快乐,却被你悄悄冷落。有的人让你拥有短暂的开心,却得到你思绪的连锁。有的人一相情愿了一辈子,却被你拒绝了一辈子。有的人无心的一个表情,却成了你永恒的思念。
       单身为什么总是单身?有人说爱你的你不爱,你爱的不爱你。出现的没感觉,有感觉的没出现。你爱的爱了别人,爱你的又不专心。也有人说有钱的太老了,诚实的又太小了,适合的都绝种了。男人都过夜不留名了,女人都过夜不留痕了。种种原因造成了种种单身的人们。
       恍惚之间,年龄到了四舍五入的地步。可惜在无数个日日夜夜,还是见不到那个幻想里中意的人。
       从过去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到如今的十步遇一人,吻着别人唇。听起来是乎有些悲哀,不过人活着悲哀总是难免的。
       电话在不停的闹,老板在不断的吵。对于工作总是奋不顾身,却到头来一无所获。电话在不停的闹,父母在不断的吵。对于感情总是蜻蜓点水,等准备专一的时候,连水也被污染了。
       前不久和朋友们聊天,问小强怎么还是单身?他说:找个纯洁的,估计也只剩下幼女了。找个不纯洁的又不甘心,毕竟自己还是一张白纸。大头说:都是自来水,装什么纯净水?
       小分说:我一直都很努力,可是现在的积蓄连个卫生间都买不起。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我呢?反正我不能去偷、去抢。
       我说:不能,不能,绝对不能!那是犯法的事情。
       三仔说:偷辆宝马,抢间别墅,我也没有那个胆量。再说,那样很可能连生命都没有了。我认为在生命面前,爱情算个屁?
       有道理,有道理。绝对不能仅仅为了爱情活着。马干接着补充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片,上面有一行醒目的字迹:家花没有野花香。问大家:要不要找一个?
       我们都摇摇头说:还是用钱买别墅和宝马吧!那样总比去偷一车,抢一房挂的住脸面。
       马干看大家都没有动静,就自己屁颠屁颠的走了。
       多少年过去了,单身的人习惯了孤独。
       三仔说:反正城市里面的我就不去想了。这年头创业容易守业难,结婚容易永远保持婚姻状态难。
       我想故事应该开始了......
       这些年,遇到了好多人。可是基本都是擦肩而过,没有任何语言,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路过。
       我记得一个女孩子一直都是单身,我们很好奇的问为什么?她说我概括一下就是:每天吃饭吃饭吃饭吃饭睡觉逛街,所以耽误了。我在这里也自己概括一下:文森特.凡高一生爱过许多女人,但是仅仅和妓女有过短暂的生活,因为穷困潦倒。我长这么大,也爱过许多女人,但是都被人家拒绝了,因为穷困潦倒。
       现在的我生活的不好也不坏,有时候坏了也安慰自己挺好。年纪大了,越来越受不了家人的催促,我想也就依了他们吧!用三仔的口头语说:反正连生命也是父母给的。
       不过这样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不要老当什么好人,不要相信什么花好月圆。童话也只有动画片里面有,天长地久也只能刻在那些烂石头上面。
       朋友说:不要招惹城市里面那种离的很近,其实很远的女人。那种感觉一定是穿着裤子撒尿——应该很不爽。
       的士载着我穿过热闹的街市,驶向飞机场。我看着那个跟随自己多年的蓝色旅行包,仿佛有一种再次去流浪的感觉。
       在飞机上,我邻座的朋友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哦...农民工。我没有回头,还在翻看着那本带来的书。
       农民?装什么大尾巴狼?我听到她小声的说。
       飞机越来越接近地面,终于看到了地平线。下了飞机,朋友们都来接我了,问寒问暖的。
       回家了,感觉真好。过去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可以整夜整夜的不用回家,不用再问父母讨零用钱花,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去约一场会。
       长大了,却是越来越孤单,越来越发现路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平坦。凌乱的房间总是自己懒的管,别人也不会去管。
       在家里睡了一天,就与姨娘和姑姑们去看人家女孩子去了。我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般都会和人家扯些没有用的话题。最后她问了我一句:你到底谈过几个?我说这很重要吗?她说:那是啊!我的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我说大学时有过一个,我很随便的说。然后问她:那你呢?
       她马上抬起头,用一只手托着下巴不说话了。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我也急了,问她到底还说不说?她很惊讶的看着我说:人家这不还在数吗?那些家伙们都太坏了,我都分不清楚谁和谁了。
       说话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
       我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和人之间总是不可能得到的那么公平。等你着急的时候,可能人家身边的一堆排泄物,你都感觉到羡慕。就像一个乞丐,面对某个桌子上面的剩饭,对他来说都是美味佳肴。
       可能有时候,可悲和可怜都是那么的没有用。
       龙大刚刚给我打过电话,说五一劳动节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都老朋友了就不用送什么请柬了。地址是商品街782号——龙圣大酒店。
       我想那天我会喝的乱醉如泥,一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我不是羡慕他们的爱情,我是恨自己想搞点艺术出来,却被艺术给搞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一直都很沉默,对自己的明天和生活的戏剧化。
       仿佛生活就是这么捉弄人。忙碌只是为了吃一顿饭?爱人只是为了找一个伴?
       我们在不同的角落里感受同样多姿多彩的生活,可是我的视线里只有一种不伦不类的颜色,牵强的等待糊涂的明白,我这浪费的清白。
       大概幸福又睡过头了,怎么总是轮到我的时候,他这个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