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清明时节:怀念我的外公外婆! (原创)  

2008-03-30 19:46:3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怀念我的外公外婆!  (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离开那个村子也快10年了,却对村子里的土崖子、大花牛、篱笆墙还是仍然历历在目。每次路过那些学校的大门、校舍的围墙,看到老人们捏着小孩的手漫步在路上,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我的外公外婆。从我懂事的那天起他们就伴随着我的童年,到我走出大山后他们双双告别了这五彩缤纷的世界。
       我的父亲是一个油画家,在我成长的日子里,他到处去学习绘画,从来没有回来过我们那个城镇。我的母亲是个文工团里的小提琴手,改革开放的那几年,为了活着与文工团到处走穴。我家的屋子一直是空着的,孩子们总是打我、骂我、欺负我,因为我的父母不在身边。每次我敢反抗,他们的父母都会过来责备我。
       那年的天气分外的好,我也长大了,到了读书的年龄。可是当年父亲只是一个学生,一直没有和母亲结婚。用朋友的话说:就是那种上了车,才准备买票的人。但是,学校里面说:没有户口我是不可以读书的。后来,等他们办了结婚证,外公就从很远的村子里来,用牛车接我到农村里求学。
       外公是个挤奶工,家里养着一头好大的大花奶牛,村子里的人们每天都要喝外公送过去的牛奶。外婆是村里的数学老师,也是我的启门老师。我和别的孩子们一样,每天脖子上挎一个小军包,早早的去学校里面读书。
       村子里每家人房子的墙面上,都有红色的四个圈,我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站在圈圈的前面哭。外婆说:那些红色的圈是用来吓狼的,狼看到了以为是“篝火圈”,吓的都跑了。我经常从学校里面捡一些粉笔头,在墙上描那些红色的圈,后来同学们都叫我“四个圈”。到了放假的时候,我们都会骑着好大的那种黑色的二八自行车,去村子里的水库看“海”。至少我在小学毕业以前,一直以为村里的水库,就是传说中的大海。
       小学快毕业的那年,外婆的身体一直很不好,常常不能给我们正常上课。我小考结束的那天,是一个留着披发的男人来接我回家的。等回去了,我看到家里的大门取了下来,院子里面放着一口崭新的棺材。外婆在一块木板上睡着了,好安静好安静的那种。穿着唱戏的人们穿的衣服,我怎么喊她都不理我。外公说外婆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教书去了,那里有好多学生却没有一个好的老师。外公指着我身边那个留着披发的男人说:这个是你的父亲。我根本听不进去,骑着那辆自行车,到海边哭了整整一天。
       后来母亲和二姨都从城里回来了,再后来外婆再也没有在我和外公的生活里面出现过。等我初中毕业了,才知道外婆再也不会回来了。
       外公在一年之内,老了许多。依旧还是在每天早上天没有亮就起来挤牛奶,只是再也不会给人家送过去了,因为人老了走不动了。我在村里读完初中,要去镇里学习了。外公拿牛车载着我和行李,把我送到了镇高中。我在那里的一年里,外公都会在周末来学校接我回村子。每每到了周末,我们学校的外面都会来好多车,大部分都是那种名牌小车。但是不管怎么样,外公的那辆牛车总是在别人的前面。我一出校门,同学们都很羡慕的和我说:王壹,你外公来接你了。是啊,他们可能这辈子也坐不上那种只有我们农村里才会有的牛车。
       然后我就高高兴兴的坐着牛车和外公回村子了。
       读完高一,我越来越喜欢画画了,从过去用粉笔头描那些红色的圈圈,到后来在厕纸上面画外公家的大花牛。那年父亲也从外地回来了,并且到区里的美术家协会当了副主席。母亲也漂泊不动了,从文工团里退了出来,到一个中学当音乐老师了。我在那年的夏天,到了离我们那里很远的一个艺术学校学习画画了。
       我在无数个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里疯狂的画画。我想等哪天我有出息了,一定让我的外公住上很漂亮的大房子,是真正在海边的那种。我每次在电话里和外公说起这些,外公都会在电话那头呜呜的哭。结果在我大学毕业的那年,外公走了。那天夜里,我看到外公和外婆骑着家里的那头大花奶牛,慢慢的地上了天空,慢慢地溶入星空。
       从此疼我的人又少了一个。
       现在的我为了一文不值的梦想,为了把自己的故事变成动画片,为了一无所有的空虚——日夜努力。现在的我依旧没有什么出息,依旧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前几年回到那个村子,那些有红色圈圈的房子不见了。因为村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树林了,狼也就没有了。盖起了好多新的房子,村子也焕然一新了。
       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对于家的留恋,我无时无刻都有。
       转眼又到了新的一年,又到了清明时节。村子里面的人们又开始扫墓了,我却人在异乡,看来今年又回不去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母亲总是和我说:回家给外公外婆上上坟,扫扫墓。我也一直在说:等明年,我一定回去。可是等了许多个明年,我还是忙的没有时间。
       这几天,我常常在梦里看到,外公和外婆来这里看我了。外公赶着那头大花奶牛,外婆坐在车子上,怀里抱着一盆子我最爱吃的“不烂子”。
       可是梦醒时分,我望望窗外,这个城市还是那么的喧闹。我坐在床上抽着闷烟,泪水早已像清明时节纷纷的雨水一样,模糊了我的双眼。

  评论这张
 
阅读(10569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