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基 堂

中国第13位影视动画导演!

 
 
 

日志

 
 

忘不了那个不爱我的女人... (原创)  

2007-12-07 18:44:25|  分类: 糊涂的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不了那个不爱我的女人...  (原创)                  - 王壹 - 三基 堂

      “抱一下吧!反正要走了。”我望着要离开这个城市的高说。他挪动着发胖的身子,轻轻地揽着我的肩膀,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不管到了哪里,不要忘了兄弟!”我感觉自己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酸楚。
       高看看我的脸,尴尬的笑了笑,转身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关上了,我隐约的看到他落寞的身影,在强光下显得单薄。
       高曾经和我在一起工作,隔着两个位置,总是有事没事探着嘴巴说话,无非是些家常理短。因为投缘,他比我大了整整10岁,却好的像穿一条裤子。前不久公司陆续进来许多新人,而高却离开了,不知是因为薪水还是别的。现在探着身子,看着那个位置上的新同事,我总是认为那是高。不知道我喜欢在难过时幻想点欣慰,还是这样让自己显得更有些忧伤。
       只是,常常在加班的晚上,让我想起高的那些幽默段子。在国庆的那段日子,高一直有一天没有一天的和我们寥寥几个人在一起赶那一幕剩下的动画任务。电话想起的时候,他还是那么专注、投入。我拍拍他的桌子,告诉他有电话。
      “谁,说话!”高说。但是看高的表情,仿佛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说话呀!是不是打错了?”高补充了一句,又有些自言自语。然后电话挂掉了,高顺手把脖子上的耳机戴上,迅速的进入了工作的状态。没有一会儿,电话再度想起。
      “谁了,怎么没完没了?”高的言语间,总是带着四川那种浓厚的方言。
      “高,是我!”我能清楚的看见高眼里蓄满的泪水。
      “你是咋知道我的电话?”高晃晃头,有点激动。
      “你妈和我说的!”女子的声音有些亲切。
       我看了高一眼,高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深处,指一指手机说:“一个女的...恩...一个爱过我的女的...嘿嘿!”有些故作轻松,仿佛怕我没有听清楚。
      “我要嫁了,坡上二十里老汉的三小子!”
       高没有吭声,只是一个劲儿的抓自己的头发。
      “就是在梁上经常拉砖的三盖子!念镇小学时砸过咱教室的玻璃档子!”女子提高了嗓门儿说。
       高像明白了什么,抿了抿嘴唇说:“我估计是回不去了!你看让我妈把钱给你...行不?”
      “我就是为了这点钱吗?——啊儿——?”女子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周围的同事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这让我感觉到中国的手机,音质怎么如此好?
      “我晓的,你的意思!不是已经这样了吗?咋说你也要嫁了,是不?”高说的时候,一直在哽咽。
      “高啊!俺说你就是一块木头!”女子倒有些心平气合。
      “再说,你的婚礼有些人必须参加,有些人也可以不去!”
      “咋说,我不是太晓的?”
      “就像你的男人应该必须到场,要不亲戚朋友坐了几桌子,多挂不下脸面。而我去不去都行,反正你好了,我咋样都行!”高有些幸灾乐祸,也有些自暴自弃。
       沉默了许久,我看着高久违的泪水流到嘴角,然后用袖子擦拭。
      “那咋你就走了?不管了?”高没有回答,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
       不知道是因为加班的人太少了,还是眼前的这个屋子太大了,总是让人感觉心里空空的所剩无几。
      “为啥就不管了?”女子追问到。
      “我不能...无能力生活!”高边说边关着自己的电脑。
      “没有咱可以挣!”
      “我......”高的眼泪淅沥哗啦的打在沧桑的键盘上,鼻涕一段一段的和着眼泪划过嘴唇,挂在下面的几根山羊胡子上。
       高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快步走出了公司,接着几天也没有见到他来上班。那天在领导的办公室,高提着自己的一袋子东西,应该是来辞职了。我慢慢地凑了过去,问高:“怎么了?”
      “没啥,家里有些事情导致不能工作了!”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领导补充了一句。
       看着高进了电梯,然后电梯越下越深。电梯再次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了。和我擦肩而过,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就给高发了一条短信:“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忘不了那个不爱我的女人!”高很快给我回了过来。
      “仅此而已吗?”我还是想问点什么?
      “以后不要再联系了,我再也不会来大城市了!——高”
       我的泪水占满了双眼,视线模糊了整个世界。
       记得在火车站,高来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一个胖胖的、矮矮的男子,穿着一件褪了色的黄布褂子,一个裤管卷起到膝盖,皱巴巴的好是可爱。肩膀上抗着一个化肥袋子,里面塞满了行李。我上去帮忙,高却总是走在我的前面,用很生硬的普通话说:“好着哩...好着哩...”
       高忘不了那个不爱他的女人,离开了我们仰慕的大城市。可能以后有了爱他的女人,有了活蹦乱跳的儿子,有了一个男人应该拥有的家。
       只是作为兄弟,在他仿佛褪了色的生活里,帮他添上一笔温暖的颜色。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